跳至主内容

常见问题

有问题? 您可在此查看一些常见问题,以及更多相关内容。

查看所有常见问题

  • 我们理解你会在人们,动物和您喜爱的东西周围使用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希望为您提供所需的所有相关信息,以便您的最佳居家之选。

  • 首先,我们会了解消费者需求,会研发消费者可能喜欢的产品。我们会向消费者、零售商、供应商及其他来源收集意见,然后开始研发产品。在研发过程中,我们需要考虑产品的用途、功效、生命周期及其他因素。利用庄臣内部开发的 Greenlist 分类流程,我们的科学家可以评估成分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从而挑选出值得信赖的成分家族。研发出符合性能和质量标准的产品后,我们的生产团队便会立即开始按照规范生产产品。成品需要再次接受质量检验。

    归根到底,我们的目标始终是向消费者提供符合庄臣一贯的创新和质量标准、值得信赖的产品。若想了解有关庄臣 Greenlist 流程的更多信息,请点击此处

  • SDS 是指安全数据表,MSDS 是指材料安全数据表。根据法律要求,工业用化学品必须有 SDS/MSDS。工业用不同于家用,当用于工业用途时,产品的使用频率、使用时长或成分浓度水平会高于在家中使用时。例如,公司使用大量清洁用品进行商业清洁,或者产品装在 50 加仑的容器中大批运输。SDS/MSDS 主要供企业或应急人员使用,以便他们知道在这些情况下如何搬运、储存或处置产品。虽然 SDS/MSDS 不完全适用于一般家用产品,但我们仍在本网站的每个产品页面提供了获取这些资料的简便途径,方便有需要的人使用。

  • 在首次推出成分展示计划之时,为简单起见,我们决定只使用一个命名体系,国际化妆品原料命名 (INCI)。该文件中的术语在化妆品和个人护理产品上很常见,因此,我们认为这些术语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最容易理解。

    但是,由于 INCI 命名法是专门针对个人护理行业的,我们使用的某些成分并不在 INCI 列表中。在这些情况下,我们默认使用美国家用产品行业通用的成分词典。我们通过确定该命名法的消费者专业产品协会 (CSPA) 来参与行业协作。

    因此,我们的成分名称是通过结合使用全球 INCI 命名法和美国 CSPA 词典而得出的。在很多情况下,这两者是一致的;当存在不一致之处时,我们会采用业内最常用的或最便于消费者理解的名称。例如,对于“水”这种成分,INCI 称之为“aqua”,我们则按照 CSPA 的说法,称之为“water”。

  • 请记住,所有材料都是“化学物质”。化学物质是一切事物的基石,包括我们的食物、衣着以及我们呼吸的空气。例如,水(H2O)是由氢和氧这两种化学物质组成的,空气是氮气、氧气、二氧化碳和其他气体的混合物。另外,在自然界中发现的很多化学物质都是有毒的,例如砷和氰化物。重要的是,有时候合成成分基于很多原因是更佳选择,包括可持续性。例如,在使用棕榈油等天然成分时,若不以可持续的方式收割,可能会导致诸如滥伐森林等不利后果。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化合成分作为替代品是更加负责任的做法。庄臣也使用天然材料,但前提是符合我们的内部标准。

  • 两者都重要,但用量是关键。不妨这样想:大多数人都会同意,水是一种无害的化学物质。但如果喝得太多,水也可能致命。在产品开发过程中,重要的是根据目标选择适当的化学物质,并使用最小有效比例的关键成分来实现预期结果。

  • 某些化学物质(例如石棉和砷)非常危险,或者说它们的“毒性”很强,而事实上,几乎每一种化学物质都有一定程度的毒性。以食盐(学名为氯化钠)为例。少量使用食盐可以使菜肴变得更美味,但如果过量食用食盐,可能会导致高血压。那么,食盐是否有毒? 答案是:如果过量食用,食盐可能有毒;适量食用则无毒。关键在于用量(或者说剂量)。

  •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它涉及化学品相关的法律和法规。外界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存在一些争议。“危害”是指成分的特性。例如,食盐的危害是会导致高血压。“风险”是指造成危害的可能性。以食盐为例,如果不过量食用,它导致高血压的风险就很低。也就是说,风险是指成分的危害程度,剂量是指个人在一段时间内的成分用量或接触成分的时长。有些人认为,潜在任何危害的成分都是有害的。但正如食盐的例子一样,危害通常很容易控制。

    庄臣采用基于风险的方法。这就意味着:

    •  确保将具有危险特性的成分限制在安全水平,并按照当地法律的要求将这些成分在产品中的含量降至最低。

    •  研制能够迅速起作用的产品,以减少用量和接触时间。

    •  设计可减少接触的包装,例如,确保用防漏容器来包装可能引起皮肤过敏的产品。

    •  设计可将吸入量减至最少的喷雾器,例如,可使清洁剂形成更大液滴的喷雾器,这样,清洁剂就会直接落在要清洁的表面上,而不会悬浮在空气中。

    •  提供清楚的标签说明,以防因产品使用不当而增加风险。标签的存在是有原因的,请务必阅读并遵循标签上的说明。

  • 我们与香氛原料供应商紧密合作,确保评估香氛成分对人体健康和环境的影响。我们遵守我们经营所在国家/地区的法规要求以及国际香氛协会 (IFRA) 规定的标准。

    此外,庄臣会进一步审查香氛成分。我们不仅根据 IFRA 标准来评估香氛成分,还会根据庄臣内部标准进行评估。我们从 IFRA 的这个列表着手,再运用庄臣的内部规范。庄臣的内部规范可能会在致癌性、诱变性或生殖毒性等方面采用 IFRA 标准,但我们对特定成分的看法可能有所不同。在某些情况下,我们还可能会考虑其他因素,例如消费者对成分的信心,或者其他科学观点。

  • 不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我们允许使用“不允许”材料,但我们一般对其使用设定时间限制。但这些例外情况很难获得批准。首先必须向我们的全球产品安全和环境事务部负责人提出申请,在申请中说明为什么需要使用该材料,并提出不再使用相关材料的日期。获得该部门负责人批准后,还必须获得首席可持续发展官的批准。

  • 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虽然庄臣对某些成分存在疑虑,但如果例外情况获得批准,是因为证据证明该成分可在特定水平(我们不会超出该水平)中安全使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基于下列原因批准例外情况:

    • 我们发现供应商在我们购买的成分中添加了“不允许”成分,我们需要暂时保持此例外情况直至我们更改配方以消除该成分。
    • 我们收购了某个品牌或产品并发现其中包含我们视为不允许的材料,那么我们需要暂时保持此特例直至我们重新设计配方。
    • 对于注册产品,某个产品已重新设计配方以消除“不允许”材料,但我们正在等待相应监管机构批准新配方。

  • 不一定。用天然材料制造的产品所含的过敏原可能会比合成材料制造的更多。例如,较之于主要用合成材料制造的香氛,用天然香氛材料制造的香氛可能包含更高水平的过敏原。

  • 这些成分在很多香氛中都很常见,尤其是精油香氛,例如柑橘香氛、花香香氛和松香氛。我们的配方可能含有 EU 26 中列出的其中一些材料,取决于具体的香氛。已经确定了不会引起过敏反应的安全水平,这是针对这 26 种材料制定 IFRA 标准的依据。在香氛中使用这些材料时,我们尽量将其浓度降至最低,只要足以产生预期的香味即可;这些材料的用量始终低于 IFRA 标准规定的安全水平,而且符合适用法律的要求。只要有使用 EU 26 过敏原,我们一定会按照法律要求在产品标签上清楚注明所用的每一种过敏原。

    这些过敏原有多个不同的名称,以下是它们的常用名称(参考了《欧盟化妆品指令》):

    •  2-Benzylideneheptanal(Amyl cinnamal)
    •  Benzyl alcohol
    •  Cinnamyl alcohol
    •  3,7-Dimethyl-2,6-octadienal(Citral)
    •  Phenol, 2-methoxy-4-(2-propenyl)(eugenol)
    •  Hydroxycitronellal
    •  Phenol, 2-methoxy-4-(1-propenyl)-(Isoeugenol)
    •  2-Pentyl-3-phenylprop-2-en-1-ol(Amylcinnamyl alcohol)
    •  Benzyl salicylate
    •  2-Propenal, 3-phenyl-(Cinnamal)
    •  2H-1-Benzopyran-2-one(coumarin)
    •  2,6-Octadien-1-ol, 3,7-dimethyl-,(2E)-(geraniol)
    •  3 and 4-(4-Hydroxy-4-methylpentyl)cyclohex-3-ene-1-carbaldehyde(Hydroxyisohexyl 3-cyclohexene carboxaldehyde)(HICC or Lyral®) 
    •  4-Methoxybenzyl alcohol(Anise alcohol)
    •  2-Propenoic acid, 3-phenyl-, phenylmethyl ester(Benzyl cinnamate)
    •  2,6,10-Dodecatrien-1-ol, 3,7,11-trimethyl-(Farnesol)
    •  2-(4-tert-Butylbenzyl)propionaldehyde(Butylphenyl methylpropional)
    •  1,6-Octadien-3-ol, 3,7-dimethyl-(Linalool)
    •  Benzyl benzoate
    •  3,7-dimethyloct-6-en-1-ol(Citronellol)
    •  2-Benzylideneoctanal(Hexyl cinnamal)
    •  (4R)-1-Methyl-4-(1-methylethenyl)cyclohexene(limonene)
    •  Methyl heptin carbonate(Methyl 2-octynoate)
    •  3-Methyl-4-(2,6,6-trimethyl-2-cyclohexen-1-yl)-3-buten-2-one(alpha-Isomethyl ionone)
    •  Evernia prunastri extract(oak oss extract)
    •  Evernia furfuracea extract(treemoss extract)

  • 有些人对某些成分过敏。如果您有此类过敏症,我们建议您联系您的医生进一步讨论。在选择庄臣产品之前,您还可以联系我们的消费品热线,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帮助您确定哪些产品最适合您。消费品热线电话是 0800-656-534。

  • 庄臣或类似家用产品中的皮肤过敏原用量很低,不太可能引起过敏。然而,如果有人已经有敏感性,即使低暴露量也能够引起反应。

  • 我们’致力于分享’我们产品的成分,以便使人们能够为自己和家人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非常谨慎地使用成分,确保用量低到不太可能使人产生过敏。但与对食物过敏的人类似,了解哪里使用了特殊成分可使已经对香氛材料有敏感性的人获益。

  • 开发既有效又不含任何皮肤过敏原的清洁产品可能很难。重要的是,当按照指示使用产品时,我们的清洁产品应不会导致或引起过敏反应。

  • 虽然成分的使用水平不应导致反应,但如果真的发生,请停止使用该产品,并联系您的医疗保健提供者.

  • 科学家、监管机构和欧盟都认同,低于 0.01% 的成分剂量不太可能在可冲掉的产品中引起反应。这项新的透明度倡议将披露低至 0.01% 的皮肤过敏原,这与欧盟的标准相同。

  • 消费者告诉我们,他们很喜欢香氛,因为香氛能使他们拥有一个特别的家。香氛可以令空气变得清新,可以使家里有像刚刚清洁过的舒适感。当然,我们也生产无香型产品,以便消费者有更多选择。但我们进行的大多数测试表明,大部分人喜欢有香味的家用产品。

  • 庄臣的香氛大约有 1,300 种可用成分,但要知道,我们已经排除了 2,000 种常用的成分,因为它们不符合庄臣标准。典型的精油香氛可能含有多达 50 种不同的成分;复合香氛可能含有 50 到 200 种成分。我们的香水调配师有 1,300 种成分可选择,因此,他们可以充分发挥创意,调配出符合您期望的优质香氛。

  • 作为一家家族企业,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比使用庄臣产品的家庭的健康和安全更重要。因此,我们是其中一家最先向消费者公开具体成分信息的公司,并且一直致力于以透明的方式让消费者了解我们产品中的成分。我们严谨地评估成分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从而挑选出值得信赖的成分家族。有关我们对于成分和香料展示的完整观点,请点击此处

  • 在当今世界,我们常常被灌输这样的观念:无论是食物、衣服还是其他产品,都应该始终使用天然的东西。这种观念认为,天然成分可能更健康或有助于保护环境资源。但出人意料的是,并不一定如此。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合成成分的毒性并不会高于天然成分。

    以 d-Limonene 为例,很多天然香氛材料都含有这种物质,它是柑橘皮的一种成分。d-Limonene 可能会引起皮肤过敏,还可能对水域生物有毒,具体取决于剂量。很多其他天然香氛成分也有这种危害。事实上,一整块橘皮的 d-Limonene 含量足以归类为欧盟所定义的存在皮肤过敏风险的“有害”物质,d-Limonene 含量达到这个水平的产品必须带有“死树和死鱼”标识,表示对环境有害。使用合成 d-Limonene 的很多家用产品也必须贴有这样的标签。

    那么,是否应该避免使用所有天然香氛材料? 不是。对于品质相当于甚至优于天然成分的合成成分,也是如此。无论是天然香氛还是合成香氛,只要用量适当,就可以放心使用。

  • 庄臣了解,使用我们的产品会对人们、宠物和您喜爱的事物产生影响。因此,我们严谨地对庄臣产品的成分进行评估,包括评估它们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还会公开评估结果。带有“无香型”字样的所有庄臣产品均不含香氛或香味成分。在带有“无味”字样的少数产品中,会使用专门配制的香氛来中和产品成分产生的任何气味,使产品毫无气味。有关更多信息,请访问本网站的香氛部分。

  • 我们研制的产品符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法规,包括: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该法律保护企业经营者和消费者的权利和利益,并抑制不公平竞争。
    •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该法律监管广告活动并保护消费者的权利和利益。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该法律保护消费者的权利和利益,并强化对产品质量的监督和控制。
    • 危险化学品法律,包括《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及相关措施,监管潜在危险化学品的登记和制造。
    • 农药、杀菌剂及消毒剂法律,包括《健康相关产品卫生行政许可程序》、《农药管理条例》、《农药登记资料要求》及相关措施,这些法规负责监管和控制以上产品的制造、销售、使用、存储和配送。
    • 化学品分类与标记全球协调制度 (“GHS”),监管化学品的分类和标记。
    • CIPAC、WHO、FAO 指南,这些涵盖农药产品的指南是由国际农药分析协作 委员会、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
    • 以及其他适用于特定产品或产品类型的法规。

  • 它是我们的成分选择计划。我们在 2001 年制定了 Greenlist 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我们尽可能打造最好的产品,并且保护人类健康和环境。 

    该计划包括通过四步流程评估每一种成分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潜在影响,以帮助庄臣产品开发人员作出最佳成分选择。我们审查的所有成分全都可合法使用,并且经常被其他公司使用。但我们会根据自身的高标准进一步评估这些成分。

    Greenlist 计划的基础是严谨并持续地收集有关成分及其影响的最佳数据。数年来,该计划已由众多专家进行了评审,包括在 2017 年进行的新一轮同行评审。

    可在此处进一步了解庄臣 Greenlist 计划。

  • 不一定。“天然”或家庭配方并不一定更安全、更有效或所含的过敏原更少。事实上,很多天然产品仅经过有限的科学测试甚至完全没有经过科学测试,而诸如庄臣这样的公司则要求自己的产品配方必须进行全面的毒理学评价。

  • 染料、防腐剂和香氛大有好处。染料是重要的直观提示,使产品的既定用途一目了然。对于蜡烛等产品,染料有助于您选择与您家的装修风格搭配的颜色。防腐剂可防止产品中产生微生物,使产品不容易变质,有助于延长产品寿命和提高产品功效。至于香氛,很多人认为清新的香氛能够让家变得干净舒适,他们还会专门寻找含有香氛的产品。

  • d-Limonene 是一种的香氛材料,从柑橘皮中提炼的精油蒸馏出来。我们的很多香氛确实含有少量 d-Limonene。人们对于使用 d-Limonene 有些担心,因为皮肤接触到这种物质可能会出现敏感或过敏症状。d-Limonene 是 EU 26 文件中列出的过敏原之一;该文件列出了可能会致使本来就对这些材料过敏的个人出现皮肤反应的常见香氛成分。

    但我们遵循 IFRA 标准,要求庄臣产品的香氛成分含量不会致使对这些材料不敏感的人产生过敏反应。根据法律要求,如果有使用 d-Limonene,相关产品标签上的成分表中会清楚注明。

  • glycol ether 是一个系列的成分。虽然某些 glycol ether 已经证实会造成生殖伤害,但并非整个系列的成分都如此。庄臣生产的香氛中只会使用符合国际香氛协会标准以及庄臣内部标准的 glycol ether。 

  • paraben 是广泛用于化妆品中的防腐剂系列。我们的一些香氛含有少量 paraben,目的是保持香味和配方。虽然有少数人对防腐剂过敏,但防腐剂起着重要作用。如果没有防腐剂,许多产品不超过一周或两周就会被细菌、霉菌或酵母污染。因此,我们认为添加最小有效剂量的防腐剂是合理的。我们只会使用符合国际香氛协会标准和庄臣内部标准的 paraben。

  • phthalate 实际上是一个成分系列,其用途很广。我们的香氛不含 phthalate。2008 年,我们开始要求供应商逐步从他们供应给庄臣的香氛原料中淘汰 phthalate。

  • 一直以来,香氛中使用的麝香提取自雄麝的腺体。但最近几十年,出于道德和经济上的原因,synthetic musks 取代了天然麝香。多环麝香和硝基麝香是其中两种 synthetic musks。庄臣香氛不使用硝基麝香,因为这种成分存在生殖损害隐患。我们的香氛使用的是多环麝香(例如 Galaxolide 和 Tonalide),这种麝香常用于家用产品和化妆品中,不属于有毒的或在生物体内积聚的,这意味着,这种物质不会在环境中积聚。

    尽管如此,最近的一些研究在血液和母乳样本中检测出了多环麝香。得知这样的新信息后,我们格外注意对产品成分的分析,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庄臣香氛所含的多环麝香有副作用。正如对我们使用的各种成分一样,如果出现关于多环麝香的新科学信息,我们会对这些信息进行评估,必要时还会改变香氛颜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