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常見問題

有任何疑問? 您可在此找到一些常見問題及更多相關資訊。

查看所有常見問題

  • 我們瞭解您會將我們的產品用於您所愛的人、寵物和物品。所以,我們希望您能夠取得所需資訊,以為您的家庭作出最佳的選擇。

  • 我們的產品生產以消費者需求,或者是我們認為消費者可能會喜歡的創新開始。我們會向消費者、零售商、供應商等等獲取資訊。然後我們開始創造產品,包括考慮如何使用產品、產品該如何發揮作用、可能的產品生命週期以及其他因素。利用 SC Johnson 內部開發的 Greenlist™ 分類流程,我們的科學家可以評估成分對環境和人體健康的影響,從而挑選出值得信賴的成分家族。在研發出符合性能和品質標準的產品後,我們的生產團隊便會立即開始按照規範生產產品,而成品需要再次接受品質檢驗。

    歸根到底,我們的目標始終是向消費者提供符合 SC Johnson 一貫的創新和品質標準、值得信賴的產品。若想瞭解有關莊臣 Greenlist‭™‬ 流程的更多資訊,請點選‬此處‭‬。

  • SDS 是指安全資料表,MSDS 是指材料安全資料表。根據法律要求,工業用化學品必須有 SDS/MSDS。因為工業應用不同於家用,當用於工業用途時,產品的使用頻率、使用時長或成分濃度水準會高於在家中使用時 — 例如,公司使用大量清潔用品進行商業清潔,或者產品裝在 50 加侖的容器中大批運輸。SDS/MSDS 專為需要知道如何處理、儲存或處理這些情況下產品的公司或應急人員而設計。雖然它們不完全適用於一般家用產品,但我們仍在本網站的每個產品頁面提供了獲取這些資料的簡便途徑,方便有需要的人使用。

  • 在首次推出成分披露計劃之時,為簡單起見,我們決定只使用一個命名體系,那就是國際化妝品原料命名 (INCI)。該文件中的術語在化妝品和個人護理產品上很常見,因此,我們認為這些術語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最容易理解。

    然而,由於 INCI 命名法是專門用於個人護理行業,我們所使用的一些成分並沒有在 INCI 列表中。在這些情況下,我們將採用美國家用產品行業的成分字典。消費者特殊產品協會 (CSPA) 制訂命名法,而我們透過該協會成為行業協作的一部分。

    因此,我們的成分名稱是全球 INCI 命名法和美國 CSPA 詞典結合的產物。在很多情況下,這兩者是一致的;當存在不一致之處時,我們會採用業內最常用的或最便於消費者理解的名稱。例如,對於「水」這種成分。INCI 中的術語為 aqua。我們根據 CSPA 詞典處理,並簡單地稱之為 water(水)。

  • 請記住,所有材料都是「化學物質」 - 化學物質是一切事物的基石,包括我們的食物、衣著以及我們呼吸的空氣。例如,水 (H2O) 是由氫和氧這兩種化學物質組成的,空氣是氮氣、氧氣、二氧化碳和其他氣體的混合物。另外,在自然界中發現的很多化學物質都是有毒的,例如砷和氰化物。重要的是,有時候合成成分基於很多原因是更佳選擇,包括可持續性。例如,在使用棕櫚油等天然成分時,若不以可持續的方式收割,可能會導致諸如濫伐森林等不利後果。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化合成分作為替代品是更加負責任的做法。SC Johnson 也使用天然材料,但前提是它們要符合我們的內部標準。

  • 兩者都很重要,但是數量是關鍵。這樣想下:大多數人都會認同水是無害化學物質。但是如果過度飲用的話,哪怕水也是會致命的。產品開發中重要的一點是選擇正確的化學物質,以實現目標,並使用最小的關鍵成分有效百分比來實現預期結果。

  • 某些化學物質(例如石棉和砷)非常危險,或者說它們的「毒性」很強,而事實上,幾乎每一種化學物質都有一定程度的毒性。以食鹽(學名為氯化鈉)為例。少量使用的話,食鹽可以使菜肴變得更美味。但如果過量食用,可能會導致高血壓。那麼,食鹽是否有毒? 答案是:如果過量食用,食鹽可能有毒;適量食用則無毒。重要的是我們所使用的數量,或劑量。

  •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有時候你會聽到關於這方面的爭論,因為它關於化學品相關法律和法規。「有害」是成分的一種屬性。例如,食鹽的危害是會導致高血壓。「風險」是危害會發生的可能性。以食鹽為例,如果不過量食用,它導致高血壓的風險就很低。也就是說,風險是指成分的危害程度,劑量是指個人在一段時間內的成分用量和接觸成分的時長。有些人認為,有任何危害的成分都是有害的。但正如食鹽的例子一樣,危害通常很容易控制。

    在 SC Johnson ,我們的方法是以風險為基礎。這意味著:

    •  確保具有有害特性的成分被限制到安全水準,並在手頭工作中保持使用地方法律要求的最低濃度。

    •  將產品設計成能快速反應,以減少接觸的量和持續時間。

    •  設計能減少接觸的包裝,例如確保可能會引起皮膚過敏的產品包裝在密封容器內。

    ‭•  設計可將吸入量減至最少的噴霧器,例如,可使清潔劑形成更大液滴的噴霧器,這樣,清潔劑就會直接落在要清潔的表面上,而不會懸浮在空氣中。

    •  提供明確的標籤說明,以防止可能會增加與使用產品相關風險的誤用。標籤的存在是有原因的,請務必閱讀並遵循標籤上的說明。

  • 我們與香氛供應商密切合作,以確保我們針對人體健康和環境評估過我們香氛中的成分。我們的香氛滿足我們所運作國家內的法規要求,也滿足國際香氛協會 (IFRA) 規定的標準。

    此外, SC Johnson 還會進一步審查香氛成分。我們不僅根據 IFRA 標準,也根據我們自己的標準對它們進行評估。我們會從 IFRA 列表開始,然後用我們自己的內部要求。SC Johnson 內部規範可能會在致癌性、誘變性或生殖毒性等方面採用 IFRA 標準,但我們對特定成分的看法可能有所不同。在特定情況下,我們或會考慮額外因素,如消費者對成分的信心,或是其他科學意見。

  • 不是。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我們允許使用「不允許」材料,但我們一般對其使用設定時間限制。然而, 這些例外情況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達到。首先必須向我們的全球產品安全和環境事務部負責人提出申請,在申請中說明為什麼需要使用該材料,並提出不再使用相關材料的日期。獲得該部門負責人批准後,還必須獲得永續長的批准。

  • 首先,我們必須認識到,雖然 SC Johnson 對某些成分存在疑慮,但如果例外情況獲得批准,是因為證據證明該成分可在特定水平(我們不會超出該水平)中安全使用。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能會基於下列原因批准例外情況:

    • ‭ 我們發現供應商在我們購買的成分中添加了「不允許」成分,我們需要暫時保持此例外情況直至我們變更配方以消除該成分。
    • ‭ 我們收購了某個品牌或產品並發現其中包含我們視為不允許的材料,那麼我們需要暫時保持此例外情況直至我們重新設計配方。
    • 對於已註冊的產品,某個產品已重新設計配方以消除「不允許」材料,但我們正在等待相應監管機構批准新配方。

  • 並非全部如此。用天然材料製造的產品所含的過敏原可能會比用合成材料製造的產品更多。例如,由天然香氛材料製成的產品所包含的過敏原含量可能會比主要由合成材料製成的香氛更多。

  • 這些成分在很多香氛中都很常見,尤其是精油香氛,例如柑橘香氛、花香香氛和松香氛。我們的配方可能含有一些這種材料,取決於具體的香氛。已經確定了不會引起過敏反應的安全水準,它們是針對這 26 種材料制定 IFRA 標準的依據。我們的香氛使用這些材料創造香氛時會採用盡可能最低的濃度,並始終保持在 IFRA 標準和適用法律確立的安全水準。只要有使用 EU 26 過敏原,我們一定會按照法律要求在產品標籤上清楚注明所用的每一種過敏原。

    雖然這些過敏原有一些不同的命名法,以下是 EU 化妝品指令中提到的一些常用名稱:

    •  2-Benzylideneheptanal (Amyl cinnamal)
    •  Benzyl alcohol
    •  Cinnamyl alcohol
    •  3,7-Dimethyl-2,6-octadienal (Citral)
    •  Phenol, 2-methoxy-4-(2-propenyl) (eugenol)
    •  Hydroxycitronellal
    •  Phenol, 2-methoxy-4-(1-propenyl)- (Isoeugenol)
    •  2-Pentyl-3-phenylprop-2-en-1-ol (Amylcinnamyl alcohol)
    •  Benzyl salicylate
    •  2-Propenal, 3-phenyl- (Cinnamal)
    •  2H-1-Benzopyran-2-one (coumarin)
    •  2,6-Octadien-1-ol, 3,7-dimethyl-, (2E)- (geraniol)
    •  3 and 4-(4-Hydroxy-4-methylpentyl) cyclohex-3-ene-1-carbaldehyde (Hydroxyisohexyl 3-cyclohexene carboxaldehyde) (HICC or Lyral®)
    •  4-Methoxybenzyl alcohol (Anise alcohol)
    •  2-Propenoic acid, 3-phenyl-, phenylmethyl ester (Benzyl cinnamate)
    •  2,6,10-Dodecatrien-1-ol, 3,7,11-trimethyl- (Farnesol)
    •  2-(4-tert-Butylbenzyl) propionaldehyde (Butylphenyl methylpropional)
    •  1,6-Octadien-3-ol, 3,7-dimethyl- (Linalool)
    •  Benzyl benzoate
    •  3,7-dimethyloct-6-en-1-ol (Citronellol)
    •  2-Benzylideneoctanal (Hexyl cinnamal)
    •  (4R)-1-Methyl-4-(1-methylethenyl)cyclohexene (limonene)
    •  Methyl heptin carbonate (Methyl 2-octynoate)
    •  3-Methyl-4-(2,6,6-trimethyl-2-cyclohexen-1-yl)-3-buten-2-one (alpha-Isomethyl ionone)
    •  Evernia prunastri extract (oak oss extract)
    •  Evernia furfuracea extract (treemoss extract)

  • 有些人會對某些香氛或其他產品成分過敏。如果您有此類過敏症,我們建議您聯絡您的醫師以進一步討論這些問題。在使用含有這些成分或香氛的 SC Johnson 產品之前,您可能還需要聯絡我們的消費品熱線,我們的工作人員會幫助您確定哪些產品最適合您。您可以通過電話 25-755655 聯絡他們。

  • SC Johnson 或類似家用產品中的皮膚過敏原的含量很低,產生敏感性的可能性不大。然而,如果一個人現已具有敏感性,即使暴露於低含量的致敏原也可能引起反應。

  • 我們’致力於分享’我們產品的成分,使顧客能夠為自己和他們的家庭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們十分注意使用低敏感原含量的成分,因而不太可能產生新的皮膚敏感反應或導致過敏性。然而,與食物過敏的人相似,那些對香氛物料有敏感性的人可能會從而知道哪種特定成分被用於該產品。。

  • 開發既有效也不含任何皮膚過敏原的清潔產品是有困難的。重要的是,當我們的清潔產品按照指示使用時,不應引致或誘發過敏反應。

  • 雖然成分的使用水平不應該導致敏感反應,但如果敏感發生,請停止使用該產品,並聯絡您的醫療人

  • 科學家,監管機構和歐盟都認為,低於 0.01% 的成分劑量不太可能在沖洗產品中引起反應。這項新的透明度計劃將公佈低至 0.01% 的皮膚過敏原,標準與歐盟相同。

  • 消費者告訴我們,他們很喜歡香氛,因為香氛能讓他們的家變得特別。香氛可以令空氣變得清新,或者讓家裡有許多人想要的舒適感,就想剛清洗過一樣。當然,我們也生產無香型產品,以便消費者有更多選擇。但我們進行的大多數測試表明,大部分人喜歡有香味的家用產品。

  • 雖然 SC Johnson 香氛調色盤大約有 1,300 種可用成分,但要知道,我們已經排除了 2,000 種常用的成分,因為它們不符合 SC Johnson 標準。典型的油基香氛可能有多大 50 中不同成分;複雜的香氛可能會有 50 到 200 種成分。我們的香水調配師包含 1,300 種成分的調芳盤可選擇,因此,他們可以充分發揮創意,調配出符合您期望的優質香氛。

  • 作為一家家族企業,對於我們來說,沒有什麼比使用 SC Johnson 產品的家庭的健康和安全更重要。因此,我們是其中一家最先向消費者公開具體成分資訊的公司,並且一直致力於以透明的方式讓消費者瞭解我們產品中的成分。我們嚴謹地評估成分對環境和人體健康的影響,從而挑選出值得信賴的成分家族。有關我們對於成分和香料披露的完整觀點,請點擊此處

  • 在當今世界,我們經常被告知我們應該始終使用天然的東西。從食物到衣物,再到其他產品,這種觀念認為,天然成分可能更健康或有助於保護環境資源。但出人意料的是,並不一定如此。事實上,在很多情況下合成成分的毒性並不會高於天然成分。

    以 d-Limonene 為例,很多天然香氛材料都含有這種物質,它是柑橘皮的一種成分。d-Limonene 可能會引起皮膚過敏,還可能對水域生物有毒,具體取決於劑量。而許多其他天然香氛成分則有著相同的危害。事實上,一整塊橘皮的 d-Limonene 含量足以歸類為歐盟所定義的存在皮膚敏感風險的「有害」‬物質,d-Limonene 含量達到這個水準的產品必須帶有‭「死樹和死魚」標識,表示對環境有害!這和使用合成 d-Limonene 的許多家用品標籤的要求和內容相同。

    所以,是否應該完全避免使用天然香氛材料呢? 不是。對於品質相當於甚至優於天然成分的合成成分,也是如此。只要產品中使用的是適當濃度的香氛原料,就可以放心使用。這對天然和合成成分來說一樣。

  • SC Johnson 瞭解您會將我們的產品用於您所愛的人、寵物和物品。因此,我們嚴謹地對 SC Johnson 產品的成分進行評估,包括評估它們對環境和人體健康的影響,還會公開評估結果。帶有「無香型」字樣的所有 SC Johnson 產品均不含香氛或香味成分。在帶有「無味」字樣的少數產品中,會使用專門配製的香氛來中和產品成分產生的任何氣味,使產品毫無氣味。如需更多資訊,請訪問該站點上的香氛部分。

  • 我們設計的產品滿足所有適用的法律和規例,包括:

    • 保護消費者的法例,包括《商品說明(不良營商手法)(修訂)條例》(第 362 章)、《貨品售賣條例》(第 26 章)》及《消費品安全條例》(第 456 章),禁止不公平的貿易手法,如虛假廣告,保護消費者並要求消費品符合一般安全要求。
    • 《殺蟲劑條例》(第 133 章)規管和控制農藥的註冊、標記、銷售、使用、儲存和處置。
    • 《空氣污染管制(揮發性有機化合物)規例》(第 311W 章)限制了某些消費品(如空氣清新劑及殺蟲劑)產品中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的排放。
    • 《CIPAC、WHO 和 FAO 指引》是由國際農藥分析協作組織 理事會,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發佈的農藥產品指南。
    • 以及適用於特定產品或產品類型的其他規例。

  • 它是我們的成分選擇計畫。我們在 2001 年制定了 Greenlist™ 計畫,該計畫旨在幫助我們盡可能打造最好的產品,並且保護人類健康和環境。 

    該計畫包括透過四步流程評估每一種成分對人類健康和環境的潛在影響,以幫助我們的產品開發人員做出最佳成分選擇。我們審查的所有成分全都可合法使用,並且經常被其他公司使用。但我們會根據自身的高標準進一步評估這些成分。

    Greenlist™ 計畫的基礎是嚴謹並持續地收集有關成分及其影響的最佳資料。數年來,該計畫已由眾多專家進行了評審,包括在 2017 年進行的新一輪同行評審。

    可在此處進一步瞭解 SC Johnson Greenlist™ 計畫。

  • 不一定。「天然」或家庭配方並不一定更安全、更有效或所含的過敏原更少。事實上,跟 SC Johnson 這種要求產品配方進行大量毒性評估的公司相比,許多天然產品所進行的科學測試有限,或完全沒有測試過。

  • 染料、防腐劑和香氛能提供寶貴的益處。染料是重要的視覺提示,能幫助您知道您所使用的是您想要使用的產品。對於蠟燭等產品,染料有助於您選擇與您家的裝修風格搭配的顏色。防腐劑能防止存放在貨架或家中的產品滋生細菌,幫助產品持續更長時間,更好地發揮作用,而且不會變質。最後,很多人認為清新的香氛能夠讓家變得乾淨舒適,而且他們還會專門尋找含有香氛的產品。

  • d-Limonene 是一種必不可少的香氛材料,從柑橘皮中提煉的精油蒸餾出來。我們的許多香氛中確實包含少量的 d-Limonene。人們對於使用 d-Limonene 有些擔心,因為皮膚接觸到這種物質可能會出現敏感或過敏症狀。d-Limonene 是 EU 26 文件中列出的過敏原之一;該文件列出了可能會致使本來就對這些材料過敏的個人出現皮膚反應的常見香氛成分。

    但我們遵循 IFRA 標準,要求莊臣產品的香氛成分含量不會致使不對這些材料敏感的人產生過敏反應。而且,根據法律要求,如有使用 d-Limonene,必須在相關產品標籤上的成分列表中明確指出。

  • glycol ethers 是一種成分家族。雖然某些 glycol ethers 已經證實會造成生殖傷害,但並非整個家族的所有 glycol ethers 都如此。SC Johnson 生產的香氛中只會使用符合國際香氛協會標準‭以及 SC Johnson 內部標準的 glycol ethers。‭ ‬

  • parabens 是廣泛用於化妝品中的防腐劑家族。我們的一些香氛中含有少量 parabens,目的是保持香味和配方。雖然有少數人對防腐劑過敏,但防腐劑起著重要作用。沒有防腐劑的話,許多產品在一至兩個星期以內便會被細菌、黴菌或酵母所污染。所以,我們相信添加最小有效劑量的防腐劑是合理的。我們只使用符合‭‬國際香氛協會標準‭‬以及 SC Johnson 內部標準的防腐劑。‭

  • Phthalates 實際上是一個成分大家族,其用途很廣。我們的香氛調色盤不含 phthalates。2008 年,我們開始要求供應商逐步從他們供應給 SC Johnson 香氛原料中淘汰 phthalates。

  • 多年以來,香氛中使用的麝香提取自雄麝的腺體。但是在近幾十年,出於道德和經濟原因,synthetic musks 取代了天然麝香。Polycyclic 和 nitromusks 是 synthetic musks 的兩種類型。SC Johnson 香氛不使用 nitromusks,因為這種成分存在生殖損害隱患。我們的香氛使用的是 polycyclic musks(例如 Galaxolide 和 Tonalide),這種麝香常用於家用產品和化妝品中,不屬於有毒物質或生物體內積聚物質,這意味著,這種物質不會在環境中積聚。

    儘管如此,最近的一些研究在血液和母乳‭樣本中檢測出了 polycyclic musks。當我們看到此類資訊時,我們在分析成分時會格外小心,但是我們還未見過有任何科學跡象表明我們的香氛中所使用的 polycyclic musks 水準會造成不良反應。正如對我們使用的各種成分一樣,如果出現關於 polycyclic musks 的新科學資訊,我們會對這些資訊進行評估,必要時還會改變香氛調色盤。